CATIE MUSKROOM / 麝香閣
關於部落格
no MEN no life/no ROCK no life/no CHAD no life (of course)
  • 1314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滄海零八

Endless Change
品牌易帥是等閒,但偏偏零八年走的幾個是我很欣賞的
第一受害者Ivana Omazic
罪名:莫須有
Ivana Omazic絕對是個狠角色,狠在對設計平衡度的拿捏
看回與蜷川実花合作的Celine FW07(又稱Ivana for Mika)
兩者風格之間造到不偏不倚卻能融和一體,這才是真正的"Crossover"
其他放個標誌就拿來賣的品牌實屬不入流之輩,不看也罷。

(Celine FW07)

(Celine SS09)
至於Ivana Omazic被棄的真正原因相信是Pheobe Philo再次出山
只能說某部份時裝媒體的"見高拜,見低踩"心態非常可恥
一聽到下任設計師是Pheobe Philo就將Ivana評擊得體無完膚,
不過這個曾令Chloe重振聲威的女人復出的第一季的確令人期待。
第二受害者:Paulo Melim Andersson
罪名:風格與品牌不符
只可以說Paulo Melim Andersson入錯品牌,入主第一季就以北歐設計手法將Chloe搞得面目全非
來到第二季SS08以柯根紗演繹冷峰的直線,法式是曲線而他是直線這己經錯了
到第三季FW08情況更壞,但他的作品絕對是漂亮只是對品牌來說欠缺女人味;

(Chloe SS08)

(Chloe FW08)
相比起Chloe,我認為他更適合Marni或是Jil Sander這類牌子。

第三受害者Alessandra Facchinetti
罪名:意念與公司不合
看到Alessandra Facchinetti第一季的Valentino我絕對認為她夠格做接班人
可惜時不予我去看清楚她的能力,更時不予她去為時裝屋出心出力
因為第一季的叫好不叫座加上她為品牌注入新元素不合公司脾胃的因素下”又”被炒了;
最慘是莫過於被炒消息要由媒體相告,試問有甚麼會比被人從背後插一刀更心痛呢!?

(Valentino FW08)

(Valentino SS09)
至於下任的Maria Grazia Chiuri與Pier Paolo Piccioli同是華叔親自欽點的配飾設計師
配飾設計師在品牌上經濟利益關係的影響可參詳"Late Late Show‧零九春夏"。
另外Valentino男裝目前仍處於青黃不接的階段,Ferruccio Pozzoni的位子要坐得穩似乎很難了。

我相信Valentino來季的老餅男裝五十歲以上的人都會穿得很好看。


至於Martin Margiela是否金盤洗戶目前仍無法確定
不過至少可以肯定Viktor & Rolf在將來的設計路上會有不少制肘,因為它們都是Diesel旗下門將。
Viktor & Rolf加入Diesel的第一季以網上形式發佈
坦白說對平日愛gmmick和performing的他們來說實在有點折墮。

當然,以"不Change應萬Change"的成功例子是還是有的。
Lanvin與瑞典品牌Acne推出的combination collection為大家提供了平價但有質素的法式時裝

最驚喜由Alber Elbaz獨攬大旗的男充滿Lanvin影子,可見他的影響力不止限於女裝;
相比起同出瑞典的"H&M x Comme des Garçons",大師級設計/大陸級衣料/山寨級剪裁
這是大量生產(Mass production)的惡果之外更是近年時裝工業的惡性循環
除了對不起川久保玲之外,下任客席設計師Matthew Williamson也該考慮清楚應否跟H&M合作。


New Milan
目前米蘭裏分庭抗禮的兩大品牌 —「Prada」與「Jil Sander」
Miuccia Prada經過年頭的鳳仙裝和年尾的蕾絲裙的技術琢麼之後
到了來季她終於發功去造出更深層次的衣服,將造布工藝應用在功能性上
衣飾層面盡量簡潔,將高級時裝變得user friendly;
而Raf Simons則用有別於過往的手法造出近年最出色的極簡女裝。

之後的遺珠如Dolce & Gabbana和Dsquared2則繼續固步自封;
Gucci只顧以"Gucci for UNICEF Collection"賺大錢……
老佛爺對Fendi江郎才盡……剩下的就只有爭氣的Burberry和Marni……;
只能說現在的米蘭時裝不如以前精彩,也沒以前那麼期待了。


別了聖羅蘭
記得小學畢業時正好聖羅蘭引退時哄動到香港
在報紙看到的就是攝自Helmut Newton的煙裝"Le Smokin"
那時連英文都學不好的我也只能勉強記得品牌叫"Y–S–L" 

六年後當我可以將Yves Saint Laurent法式讀法啷啷上口的時候
他己經死了,我對着放映着死訊的電視哭了好久
這就是我跟一代大師邂逅到終結。

至於Yves Saint Laurent與Karl Lagerfeld近半世紀的恩仇也了斷了,
恩怨由貴族二世祖Jacques de Bascher而起,由一件白色的couture終結;
滄海桑田此時此刻的Lagerfeld再沒有敵人只有「無敵是最寂寞」。



品牌可以拿來炫耀,但對某部份人來說那個黑色的標誌絕對是一個創新而堅持己見的精神
萬般帶不走精神永長存,聖羅蘭先生,我愛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